Kunst in sozialen Brennpunkten • Kraftorte • Themenparks • Heilgärten • Seminare • Vorträge



Lieber Besucher
Nach einer Virusatacke wird die Seite gerade neu aufgespielt
Vielen Dank für Ihr Verständnis
matthias_henzler@macnews.de

bei Johannes Matthiessen

und seinen sozial-ökologischen Kunstprojekten

mit Jugendlichen in aller Welt.

Ich bin 1946 in Calw geboren, im Schwarzwald aufgewachsen, studierte Architektur mit Diplom Abschluss, arbeitete 20 Jahre als Kunstpädagoge an Waldorfschulen in Herne, Wien und Heidelberg. In dieser Zeit auch Arbeiten mit Gefangenen und Lehrlingen in Industriebetrieben, später Kreativität- und Personalentwickler in Unternehmen wie VW Wolfsburg und Swiss Air Zürich. Eigene Gemälde- und Skulpturenausstellungen im In- und Ausland. Lehrbeauftragter an der Hochschule für Angewandte Kunst in Wien und der Universität Heidelberg. Seit 1995 bin ich als frei schaffender Landschaftsgestalter weltweit mit Jugendlichen unterwegs. Ich versuche zerstörte Landschaften zu regenerieren und dabei die jeweiligen kulturellen Ansätze der Region mit einzubeziehen (zum Beispiel Lakota Indianer in Süd Dakota oder den Aborigines im Australischen Outback). Ich erhielt Preise für meine sozial – ökologischen Projekte in Polen, den USA, Griechenland und Österreich. Meinen besonderen Arbeitsschwerpunkt sehe ich in der Gestaltung von Themenparks, heilenden Kraftorten und Sacred Places. In letzter Zeit entdecke ich immer mehr die Notwendigkeit und Möglichkeit mit der Kunst in ökologische, soziale und politische Brennpunkte zu gehen. Viel Spass und Inspiration auf meinen Seiten, Ihr Johannes Matthiessen Die Zeitschrift Connection Spirit über meine Arbeit, Mai 2007:

Die Erde zum Kunstwerk machen

“Geprägt von den Ideen von Joseph Beuys, Frere Roger und Rudolf Steiner führt der gelernte Architekt und ehemalige Kunsterzieher seit mehr als fünfzehn Jahren weltweit Projekte mit hauptsächlich Jugendlichen durch, um verwundete Land- schaften zu heilen, Kraftorte zu gestalten und verwahrloste Plätze zu spirituellen Naturparks umzugestalten. Seine Idee dabei ist, die uns anvertraute Erde nicht nur als etwas zu Erhaltendes zu betrachten, das wir vor Industrie und Zivilisation, vor der gesamten menschlichen Zerstörung zu bewahren und zu schützen haben, sondern dass wir sie auch als einen Gestaltungsraum betrachten können, in dem wir unsere Lebensräume als Kunstwerke ganzheitlichen Charakters einrichten sollten.”




View More

Videos >







 

bei 如今地球似乎开始用一种新的方式来推动 与人类的对话。它让我们频繁地遭受龙卷风、洪水、森林大 火、地震、暴雪等各种 自然灾害的侵袭。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我们,我们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必须付出代 价…… < 康复大地 愈疗自己 本报记者 胡杨 如今,“哥本哈根”、“低碳生活”已经成为环境保护的代名词。地球是我们共同 的家园。但是随着人类的过度开发利用以及污染,使地球日益遭到破坏,环境 威胁 着人类的健康和生存。如何通过我们的努力康复地球的美丽和生机,使它成为我们 身心灵成长和谐持久的家园?这正是德国资深华德福教育专家、艺术家、景观 设计 师约翰内斯(Johannes)博士带给我们的问题,同时他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 我们:地球母亲遭受了痛苦和磨难,使她重新恢复生机与活力是我们 的使命,我们 #更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在未来用双手将她打造成一件整体的艺术作品。 康复大地:人类与地球的一场对话 3月9日,在“神圣的风景”图片展开幕演讲暨《康复大地》新书发布会上,认识了来 自德国的约翰内斯(Johannes)博士。他的简历上写道:德国资深华 德福教育专 家、艺术家、景观设计师,致力于研究社会生态艺术,在世界各地组织发展生态项 目、设计主题公园,努力通过艺术的手段康复当地环境的能量和灵性, 实现环保工 作的可持续发展…… 如果看简历还让我一头雾水的话,那么在听了约翰内斯博士的公益演讲,并与之对 话,尤其是阅读了他的《康复大地》一书之后,我开始对这个倡导“教育即治 疗,艺 术即生活”的教育家、艺术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如今“疗伤”一词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面前。无论是遭遇失恋的苦涩情伤,地震后 惊恐不安的精神创伤,还是在都市快节奏生活中面临的巨大压力,人们的精 神压力 和心理状态都出现了危机,所以“疗伤”文化方兴未艾。 而约翰内斯博士的事业也与“疗伤”有关,只是他愈疗的对象不是人,而是我们赖以 生存却惨遭破坏的自然生态环境。 阅读《康复大地》,一次次被约翰内斯博士的灵感、创意以及行动所触动。 无论是在沙化严重的西班牙阿尔梅里亚建造“绿色景观岛”,在美国南达科他州为印 第安人 建造回复印度按文化的“树林公园”,还是在澳大利亚帮助原住民的乌鲁鲁和爱丽丝 泉项目,以及在新奥尔良修复被“卡特里娜”飓风毁坏的城市……约翰内 斯博士总是将 目光聚焦在那些被遗弃、被摧残的土地上。“工作中最吸引我的首先是那些被遗忘的 被践踏的地方,因为它们是最迫切希望被改变的。” 而结果是,在他带领着学生们修复当地生态景观时,不但给孩子们上了一堂很好的实践课, 寓教于乐,同时他们的行为也影响了当地人,唤醒了他们的环境保护 以及生态平衡意识。 如果说,如今我们人类已经伤痕累累,那么我们的地球可谓遍体鳞伤。但是我们少有人知道, 人类的身心创伤必须通过大自然来愈疗。正如约翰内斯博士所说, 现代人的身心危机其实是—— 我们与大自然隔离、 对立的结果。是高楼大厦、沥青路让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与大自然隔离,让我们每个人成为孤岛, 很难体验到我们 的整体性。所以现代人酷爱旅游,尤其是自然风光的旅游, 那是到大自然中去愈疗自己的行为。 而正是通过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我们康复了自己。 所以华德福教育一直崇尚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己的精神世界的和谐发展。约 翰内斯博士正是这种教育理念的实践者和开拓者。他在世界各地的生态修复项 目, 都由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参与,在修复生态的同时,让孩子们的身心灵得到平衡和谐的发展。 在《康复大地》写给中小学生的一封信中,他这样写到:“我们每个人必须对环境问题具备更深刻、 更广泛的认识。 当以所有的感知和用心面对地球整体的现实 状况时,我们与地球之间就建立起了一 种富有疗效的对话。 对话意味着谈话双方相互学习。 可是地球现在似乎开始用一种新的方式来推动这场对话。它让我们频繁地 遭受龙卷风、洪水、 森林大火、 地震、暴雪等各种自然灾害的侵袭。 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我们,地球并非一成不变的,它只是一个物质性实体,我们可以为所欲为, 但是必须付出代价……因此我恳请大家,尝试着与我们的环境、大自然和地球母亲进行更加深入、 更加专注的对话。在这一过程中,我们要关注的不仅仅是地球的 ‘物理’层面, 同时还包括地球的‘情感’和‘思想’层面。” 带着《老子》周游世界的生态修复专家 康复大地 愈疗自己 1978年圣诞节,约翰内斯博士与太太到孟加拉蜜月旅行。他在当地的朋友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并带他们访问了那里的村庄。 显然那里的景象让约翰内斯博士 内心产生了强烈的“地震”。 “尽管极端贫穷,他们却表现出来极大的快乐、开放与尊严, 这些甚至是我在欧洲都从未体验过的。 在极端贫困的物质条件下仍然拥有强烈的对生命的热爱以及 进行人际沟通的热情, 是我们在这数周的不平凡经历中需要学习的人生态度。” 于是整整5周的蜜月旅行时间,他和太太都在教当地人绘画,并一起制作手工作品。 这让那里的人们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创造力,“每次研修课后, 他们都会在茅 屋的外墙上挂满五颜六色的画作。看上去就像是大画家弗兰茨·马克来过这里一样”。 “这次旅途中我清楚地意识到,我的一生时间将要和人类以及人类的疾苦结合在一起。 ”所以,“在不同的学校和学院里当了多年的老师之后,我决定以创造自 由的景观设计师, 拥有实际经验的教育者和环游世界的地球拯救者的身份度过余生,并且继续我的‘背包生涯’”。 在接下来的岁月里,约翰内斯博士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 他总是带领着来自各国的孩子们奔赴某个需要拯救的地方,用艺术的手法“再生”被破坏的生态景观和 各地区自有的文化。 最让我感觉亲切的是,无论是对话约翰内斯本人、还是阅读他的书里,都会发现——头头是“道”。 这个年过耳顺却依然精神矍铄的德国人,不离口的是 “道”。一部中德对照的《老子》是他的随身物, 他说自己是一个背着《老子》周游世界的生态修复专家。在他的书里也多次引用老子的话语, 尤其是在他的诸多生 态修复项目中,更是直接植入中国文化的精髓——“道”。 比如在奥地利的海伦山谷体验公园项目中,他伫立了一系列刻有老子箴言的花岗岩石碑。 再比如在克罗地亚的萨格勒布,为了消除老城与新城的不和谐,他在其 间修建了 一片类似呼吸器官的城市迷宫。“我觉得,正是这种功能和地理上的严格隔离, 才使萨格勒布产生不协调:老城太‘女性化’,而工业化管理型的新城则太 ‘男性化’。 ” 这些让我想起老子的“万物负阴抱阳”,而重在和谐、平衡。 在他的众多的修复项目中,都有“迷宫”的身影。在充满好奇心的孩子们眼里那是“迷宫”, 在一些人眼里那似“麦田圈”,而在我眼里更像一幅幅“太极 图”。无论像什么, 它们从视觉效果上彰显着和谐、平衡之美,也就是“道”之精神——天地合一、自然与人类合一。 化腐朽为神奇:一个 精神公园的诞生 康复大地 愈疗自己 在“神圣的风景”图片展的350多幅照片中,我第一眼就被那幅“树型公园”吸引。 那是约翰内斯博士在奥地利诺伊玛科特的一个生态修复项目——利诺伊玛科特的“自然阅读公园”。 一次偶然机会约翰内斯博士结识了奥地利的哥特·卡特先生。作为礼物, 卡特先生想为自己的家乡建设一个“阅读自然公园”。他希望在这个公园里, 人们可以 品读70篇关于“人与自然”的书籍,它们囊括了多个世纪的哲学家、艺术家和自然科学家以及诗人的观点。 这些经典不是被收藏在图书馆里,而是蕴藏在一个自然 风景区中。卡特先生请约翰内斯博士帮助自己实现这个梦想。 “在项目中我从不把已有的方案和图纸作为出发点,而总是尝试着通过了解当地环境的质量和需求来完成新的创造。 ”所以,约翰内斯博士很快就来到了卡特先 生的家乡利诺伊玛科特,并很快选中了一块1万平方米的土地, 那里有一个废旧的锯木厂。“我觉得它像一个被废弃的孩子,需要很多的资助和照顾才能成为诺伊玛 科特中心广场。 ” 但是它正是最佳选择,也是他当时面对的最大挑战。 几周后,一个包含不同体验园、雕塑、巨型木质书、树木、花坛以及一个池塘的方案出台了。 约翰内斯博士还给公园设计了一个具有活力的迷宫,“一个高达 7 米的花岗岩弃婴雕塑给整个公园起到针灸疗法的作用 ,这意味这这片土地将焕发出勃勃生机”。公园门口被设计成一个狭窄的人类“产道”, 而出口则相应地设计了 一个狭窄的通道,把关于死亡的文章放在那里。 在改造之前,“这片土地一直是诺伊玛科特最荒凉、最受冷漠也是最为压抑的土地,如同一个病入膏肓的人, 无法承受命运的打击。而这种负面情绪直接弥漫在 诺伊玛科特的周围。”而“阅读自然公园”的诞生, 改变了这一现象,使被誉为疗伤圣地的诺伊玛科特重获生机。 “这个公园所蕴含的积极能量可谓妙不可言。人们在公园中散步后,感觉深信愉悦。 ”在自然阅读公园的众多留言中有这样一位游客留言。而卡特先生称:精神 公园是一 个能让人们理解生活深层次内涵的地方,是一个使人和周围的环境直接和谐共处, 并给人们带来有益的灵感促成变革的地方。 如今,“阅读自然公园”安然屹立在诺伊玛科特中心附近,吸引着众多游人。“从空中俯瞰, 它与几乎同样大的诺伊玛科特中心广场就像人的两片肺叶,住宅和 商店围绕四周。” “中国显现出极大的活力和向上的能量” 面对“您的项目什么时候可以进入中国”这一问题,约翰内斯博士笑着说:“随时可以, 只要有那么一块地,我们就可以开始。” 谈起对中国的印象,他坦言:“对于我这个来自活力殆尽的德国人而言, 中国显现出的极大活力和向上的能量无疑是弥足珍贵的。” 阅读约翰内斯博士本人以及他的书,让我们认识到:拯救地球就是拯救我们自己。 的确是开始人类与地球真诚对话的时候了,对此我们每个人都肩负着义不容辞的责任。 因为我们是一体的,康复大地,其实就是愈疗我们自己。 教育和愈疗从来都不是单向的。教育孩子的过程,其实是我们家长再教育的过程; 愈疗大地的同时,人类愈疗了自己。




View More

Videos >







“Care should be the source of all my actions.”

(Johannes Matthiessen)


by Johannes Matthiessen

and his social-ecological art projects with young people world-wide

I was born in Calw (Southern Germany) in 1946, grew up in the Black Forest, graduated in architecture, taught art for 20 years at Waldorf Schools in the Ruhr Area, Vienna and Heidelberg. During this period also work with prisoners and with apprentices in industry, then later in Creativity- and Personnel Development in firms such as VW in Wolfsburg and Swiss Air in Zürich. Painting and sculpture exhibitions both in and outside Germany. Assistant lecturer at the University of Applied Arts in Vienna and the University of Heidelberg. For the past 12 years underway with young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as freelance landscape architect. I attempt to regenerate destroyed landscapes, at the same time observing the cultural approach common to a particular region (for example, the Native American Lakota people in South Dakota or the Aborigines in the Australian Outback). I have received prizes in Poland, USA, Greece and Austria for my socio-ecological engagement. I see the main focus of my work in the creation of special Theme-Parks, and of healing locations such as Power Places and Sacred Places. In recent times, I have discovered that it is possible and also essential to take art into ecological, social and political trouble spots. I wish you a lot of fun and inspiration on my web-site, Johannes Matthiessen




View More

Videos >







“Care should be the source of all my actions.”

(Johannes Matthiessen)